鲍毓明性侵14岁养女这三年:每一个恋童癖者,都该死!


文 | 柳飘飘


韩国“N号房”事件还未落幕,更加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幕出现了。

就在昨天,「鲍毓明」这个名字出现在公众面前,再一次让人们领教了什么叫做“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

鲍毓明,1972年出生,曾任中兴通信的董事、杰瑞股份的首席法务,涉嫌长期性侵幼女。

没错,就是这张恶魔的脸!打码是不可能的!请跟我一起“he~tui”!
👇

事情的经过,想必大家都有所了解了。

在李星星(化名)14岁那年,鲍毓明骗取其母亲的信任将她带去北京读书,从此开始了自己噩梦般的生活。

鲍毓明以“养父”之名,对幼小的李星星进行了长达3年的性侵。

不让她上学,不让她社交,将她严格监控在自己的掌握之下,并培养成他的性奴隶,就连经期也不放过。

在李星星的自述《生命的遗书》一文中,她记载了自己是如何“像屠夫处理被宰杀的动物一样”被人渣所凌辱的:
👇

“她的身体发出腐烂的味道,伴随着越来越严重的疼痛……”

“你不能告诉妈妈,不能告诉其他人,他会找人杀了她们。”

“被扇耳光,被抓住头发在桌角上撞,被掐住脖子直到视线渐渐模糊……”

他甚至威胁她如果再不听话,就用同样的办法去对待其他孩子,把她们变得像她一样痛苦。


字字泣血,句句诛心!

这世上从来都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我们谁也无法得知,这个还未成年的幼弱少女,究竟承载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痛苦与绝望!

面对恶魔,她也尝试过反抗,可几次报警都无果,最后只得到了一句冷冰冰的“有些案子是没法结的”

于是她继续被监控、被虐待。

没有人能够拯救她。

她像一块被丢弃在海上的浮木,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只能被漫无边际的罪恶牢牢裹挟着。

她的出路究竟在哪里?

李星星能想到的,只有自杀。


她在遗书上写道:

“我不相信你被性侵了,因为你不够完美。”

“我想您们错了,没有人比我更希望这件事是假的,因为那样我就不用痛苦了。”

少女的痛苦像藤蔓般将她死死缠住,一点生的机会都不给她。

可是,面对这噬骨般的疼痛与指控,这个魔鬼般的男人却妄图将这场性侵矫饰为“爱情”。

“事情并不是像她说的那样,事情说起来话长,但我和她从来没有以‘养父女’的关系相处。”


我确定,鲍毓明和李星星真的从未以“养父女”的关系相处。

因为,他们根本就是强奸犯和受害者的关系!


鲍毓明大名鼎鼎,荣誉加身。

教育部认证高层次海外留学人才、国家外国专家局认证外国专家、全国十佳总法律顾问兼有纽约长岛商学院讲师、西南政法大学研究员、中国行为法学会教授、中国律师资格与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出庭律师资格……


他足够聪明,更懂得如何钻法律的空子。

如果不是被媒体揭开了他的“画皮”,谁都无法想象他还会继续以“父”之名,残害多少幼童!


鲍毓明的恶行令人窒息,可这却是恋童癖的冰山一角。

在阳光下,有一只巨大的黑手在伸向更多无辜的儿童…….

Anneke Lucas,1963年出生于比利时,6岁那年被母亲带到了一个城堡的「性聚会」上。

她被脱光了衣服,脖子上也被拴上了狗链,被迫着跪爬于那些成年男人之间,甚至被逼吃下他们的粪便……

此后的每个周六,她都要重复经历这般惨绝人寰的虐待、性侵和凌辱。


这样不人不鬼的日子持续了6年,直到她慢慢长大进入青春期。

从幼童成长为少女,便失去了被玩弄的价值。

等待她的结局只有一个——像其他儿童一样,被杀人灭口。

这样的故事很荒唐,甚至只可能出现在影视剧里。

然而它就切切实实发生在现实生活中了,这个世界上真的就有这样的恋童癖组织!

而它的幕后老板,是当时比利时的重要官员,就连客人都几乎是社会精英、高官,甚至还有欧洲皇室成员。


是的,这个世界就是有这样一群“人”,披着精英外衣保持着得体笑容,却会在你看不见的地方戴上魔鬼的面具,行尽龌龊之事!

2010年9月,警方在柬埔寨金边郊区的一家宾馆房间内,发现英国高级政府顾问利奇

当时,他正准备对三名9~11岁的女童实行性侵。

利奇和女童母亲约定,以1500美元的代价,包三个女童一个星期。
👇

2020年3月,法国第45届凯撒奖最佳导演的获奖者罗曼·波兰斯基,曾于1977年诱奸13岁女童被逮捕,却只在狱中呆了42天
👇

2020年3月,韩国爆发“N号房”事件,受害者高达74人,其中包括16名未成年少女,其中最小的不过11岁

她们被囚禁于“女中学生房”、“女童房”中,被奴役、被性侵……

而在其网站的1万名收费会员中,不仅有教授人气艺人,还包括体育明星著名创业公司CEO等知名人士:
👇

据专家估计,每100人中,就有1个是恋童癖者。

你以为「恋童癖」这个词太过遥远,殊不知,恶魔就潜伏在你的身边!


在中国,人们对恋童癖这一行为的严重程度,更是明显的认识不足。

有些互联网记忆的人,一定还记得张木易&Miki这对“情侣”吧。

8岁女孩爱上20岁音乐老师的“爱情故事”,当初不知感动了多少人:
👇

在Miki的描述中,她8岁的时候就对张木易一见钟情了,12岁那年被他告白,自己希望一成年就结婚。

很显然,两人恋情的第一步,是男方先跨出的。

在这段幼女与成年人的“恋爱”中,他们朝夕相处,一起泡温泉、一起游泳、一起生活……
👇

一直在加拿大生活的Miki,因为张木易来到了北京。

从此之后,她的生活里只有“张木易”,甚至连名字都冠了“夫”姓,开始叫“张千巽”。

一个对世界充满未知的幼女,从小被驯养、被塑造,直至长成一个成年男子喜欢的模样,这是一件多么令人作呕的事情。

然而这场犯罪,却被包装成了“纯洁的爱情”,甚至吸引了无数粉丝:
👇

我们不敢想象,在这些粉丝中又有多少涉世未深的未成年人因此被影响。

我们更不敢想象,又有多少恋童癖者找到了犯罪的新思路。

后来,在网友们的一致抵制下,张木易和张千巽被封了账号。

可是,封号就能彻底封死恋童癖者们的犯罪之路吗?

无独有偶,曾在《超级演说家》出名的网红许豪杰被曝其微博账号内关注了大量贩卖儿童色情片的博主,疑似有恋童癖倾向:
👇

在这场指控中,许豪杰始终否认自己有恋童癖倾向,只承认自己卖儿童原味衣物和发表过不当言论。

然而,据工信部网站显示,那个名为“正太”的儿童色情网站,负责人就是许豪杰。

至于事件后来的发展,不过是关闭了他的个人微博和公众号,刑罚嘛,反正我是没看到。

更恶心的是,就在去年,许豪杰的公众号还迎来了一波短暂的复活,其账号下方的欢庆留言也是令人瞠目结舌:
👇

那些为张木易&Miki粉饰太平的声音,那些将许豪杰奉为“天才少年”的人,无一不在滋养罪恶的生长。

邪恶盛行,是因为旁观者的沉默。


在鲍毓明一案中,有一张拍摄于2018年的照片,上面显示鲍某明曾连续访问了近数名“送养”、“送养小孩”、“送养女宝宝”的用户空间:
👇

有网友在QQ上尝试搜索关键词后,发现了这样的结果:
👇

我们无从得知,这样的灰色产业链究竟蔓延到了什么地步,更无法想象还有多少“李星星”的存在。


成年人的一次兽行,却会导致一个孩子一生的不幸。

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的罗学荣医生指出,要想预防恋童症最重要的措施就是正确的性教育:
👇

然而,在我们的社会,有多少人谈性色变,又有多少家长在发现孩子被侵犯后选择隐忍?

鲍毓明利用他的学识钻法律漏洞,致使他的犯罪行为维持了长达3年。

李星星在被性侵、虐待的这几年里,患上了严重的创伤性应激障碍和重度抑郁。

在治病的日子里,她结识了一些有类似经历的病友,她们鼓励她、帮助她,还告诉李星星:

“姐姐们不需要予心做什么,是姐姐们欠你的,因为我们不够勇敢,姐姐想给你一个大大的拥抱。”
👇

一个人的声音是疯子,一群人的声音是力量。

也许我们能做的事情不多,好在还有嘴巴可以发声,好在虽未萤火却也能聚为火把。

今天,我愿意为“李星星们”成为这样的「姐姐」。

可我更希望,这个社会上的「姐姐」可以越来越多,不论性别。

「别怕,我们来了!」


引用来源:

南风窗 – 《涉嫌性侵未成年女儿三年,揭开这位总裁父亲的“画皮”

绘心 – 《生命的遗书》

妹妹别怕
姐姐来了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yxrmfy.com/wdtyzx/4116.s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箱:7217584@qq.com

电报交流群:https://t.me/bobajiaoliu(@bobajiaoliu)

工作时间:全年无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