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上疾控:高福主任自比范冰冰,却让我想起了赵括

老话说,人比人,气死人。

2019年12月30日,武汉中心医院医生李文亮在微信群发出警告,一些人因此得以早做准备。那么,同一天的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先生,在干什么呢?

我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这一天,高福院士在中科院微生物所芳澜讲堂作报告。报告题为“创新创业创造——坚持需求导向的微生物科学研究”,强调创业、应用转化,尤其是经纪人的重要性。他说(据《中国科学报》科学网所载)


中国“卡脖子”“卡脑子”的问题,现在有一些已经解决了科学问题,但是解决以后,这些科学成果没有转化出去。我们应用转化研究太差,是因为转化机制有问题。某种意义上,这是因为我们没有“Broker”(中介、经纪人),没有形成一种机制。明星的出场费能有那么高,难道是他们自己一个个谈的么? 

现在,我在申请所里(中科院微生物所)为我们重点实验室(高福担任该所病原微生物与免疫学重点实验室主任)聘请一个成果推广助理,我要招的这个人就是“Broker”。

我就是范冰冰,希望Broker能够把我们的成果卖个好价钱。

我找到了,当时的讲座海报
这段话单独看,没有错。我们当然应该鼓励科学家赚大钱,富裕起来。可是,请不要忘了:高福先生,是发表了四五百篇SCI论文的学术大牛,但首先是中国疾控中心主任。这个位置,对国家担负着重大使命。
在一个普通医生急迫地发出警报的时刻,中国疾控中心主任却在自比范冰冰,忙着招经纪人,盼着“卖一个好价钱”。(一年前,范冰冰因为偷税漏税被处罚、补缴8个亿)
这个时候自比范冰冰,合适吗?蜜汁自信!

现在我们知道,12月26日,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张继先医生就发现了来自华南海鲜市场的传染病,并在次日向本地疾控中心报告。也是12月26日,根据“医学界”所载《新型冠状病毒是这样被发现的》,一家企业就检测解读出病毒与SARS相似度约81%,认为与鼠疫一个级别,信息分析确认是SARS病毒,只不过不确定是否是什么新发的亚型而已。在第二天12月27日就组装出了接近完整的基因组序列。

12月26日上午(左)、下午(右)的对话,by小山狗

该公司发现问题重大,直接到武汉的疾控中心,当面汇报。12月30日,又一家公司检测出,病毒与SARS高度相似。这位发现者这样感慨:
“此时心情既很紧张,也很激动。紧张在于,这个未知病毒可能会像SARS那样恐怖;激动在于,我们通过mNGS技术及早发现并确认了这个病原体,并且对患者进行了隔离,在病毒大范围传播之前有可能通过防控措施把它扼杀在摇篮中!”但是,后来,他疑惑了:“最大的感觉就是失望,痛心,还有愤怒。我们都已经发现那么及时了,为啥现在还是没能控制住?让全国进入疫情大战?
从12月26日到1月20日,谁让我们错过了机会?
12月31日上午,湖北之声记者奔赴武汉华南海鲜市场调查;下午,第一财经记者奔赴海鲜市场调查,均惊奇地发现市场仍在正常经营,商户根本就没听说有人感染不明原因肺炎。当时,感染确诊人数已经27例。
所以,高福主任,您到底在干一些什么?
在经历了2003年SARS疫情之后,国家花费重金建立“中国传染病与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监测信息系统”(网络直报系统),下沉了乡镇卫生院电脑,不明原因肺炎更是监测、报告重点。中国疾控中心有一组人专门监测,一旦发现不明肺炎在一个地方超过5例,就自动触发核查机制。这套网络直报系统并不是逐级报告,而是,全国所有地方,只要医院在网络系统中点击报告了病例,中国疾控中心第一时间就应该收到。
所以,高福主任如果说不知情,要么国家钱白花了、疾控系统失效、没及时看,这是渎职;要么报告上来了,看不懂,这是能力不足。这两种情况,可能性都极小。

可是,偏偏,身为全国政协委员的高福院士,还特别有信心。他在2019年两会期间,郑重表态:“我很有信心地说,‘SARS事件’不会有了,这得益于我国传染病监测网络建设得很好,病毒来了我们可以挡住它。”(见《新京报》《北京青年报》等)

我信你个大头鬼!
高福主任年纪轻轻,就拥有六个院士头衔(中科院院士,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美国微生物科学院院士,欧洲分子生物学组织外籍院士,爱丁堡皇家学会外籍院士,非洲科学院院士),截至2017年,署名著作10多部,发表SCI论文450余篇。所以,高福院士自比范冰冰,确实是有本钱,但是,却让我想起了赵括。
《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载:“赵括自少时学兵法,言兵事,以天下莫能当尝与其父奢言兵事,奢不能难,然不谓善。括母问奢其故,奢曰:‘兵,死地也,而括易言之。使赵不将括即已,若必将之,破赵军者必括也’”这段话意思是:赵括自幼学习兵法,谈论战略,自认天下人没人比得上他。有一次与父亲赵奢谈用兵,赵奢也难不倒他,但也并不因此就认为他善兵法。赵括母亲问,为什么,赵奢说:“战争,关系生死存亡,括儿竟说得如此轻松容易。将来赵国不用括儿为将也就罢了,若果真用了他,使赵国惨败的,一定是他了。”当赵括被任命为将军,大军要启程时,他母亲上书赵王请求撤了赵括。原因是,“当初,他父亲当将军,亲自捧着饭食侍候吃喝的人,数以十计;认作朋友的,数以百计;受到赏赐,全都分给军吏和僚属;从接受军令之日起,就不再过问家事。现在,赵括做了将军,大王赏赐的金帛,都带回家收藏起来,还天天访查便宜合适的田地房产,可买的就买下来。你看他哪里像他父亲?”
可惜赵王并没有听进去,赵括还是代替了廉颇,指挥长平之战。结果,赵国45万士兵被坑杀,元气大失,只留下一个成语:纸上谈兵。
今天的高福主任,信誓旦旦,“SARS事件不会重来”,轻言建好了网络可以挡住,正如赵括纸上谈兵自以为天下无敌;大战之时,想着找经纪人卖个好价钱,正如赵括当了将军之后四处收金买田置地。
如今,举国防疫,遭受前所未有的损失,会是当年的“长平之战”吗?亏得如今高主任还没有机会上前线总指挥,要不然就很难说了。
1月30日,《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刊登一篇有高福参与署名的论文。科技部迅速发布了一份文件:疫情防控任务完成之前,不应该把精力放在论文发表上,应把论文写在抗击疫情第一线,把研究成果应用到战胜疫情中。科技部这次纠偏来得非常及时
有人说,高福只是中国疾控中心主任,上面还有卫健委呢,还有其他部门呢,他权力很小啊,不该背锅。我也不同意这种辩护。一个人,做了什么,很重要没做什么,也很重要。
当武汉八位预警者却被当作“造谣者”全网打击、训诫,作为中国疾控系统第一负责人,高福主任一句话不说,甚至放任华南海鲜市场正常营业,做报告自比范冰冰,希望卖个好价钱;
当第一批专家组成员王广发等人说疫情“可防可控”,高福先生还是一句话不说,甚至对大量医护人员被感染视而不见。

这两天,又看到他拍胸脯了,说疫苗肯定没问题,我心里不禁慢慢冒出一个“  ?  ”:

我们为什么支持科学家得到优厚待遇,为什么要尊敬他们?是因为,一个真正的科学家,心里装着老百姓,想着族群安危,惦记着社会进步。我们尊敬他们,希望给他们优厚待遇,不是因为他们把赚钱当作第一位,将本职责任撇在一边,将知识作为要挟的本钱。如果他们这样,与他们所抨击、嫉妒的那些明星,又有什么区别?

在一个公共安全危机关头,掌握真相信息的人,就掌握巨大的权力,也担负了重大的使命。这个时候如果懦弱不语,就是放纵罪恶的蔓延。如果,一个没有通过这一关考验的人,还能向社会索要天价报酬,那将是社会道德的沦丧。

这个视频,是钟南山先生第二次含泪接受访问了,想想看,这样一番话为什么不是(或者不可能是)从高福主任嘴里说出来:

前天,我看到一篇质疑高福主任的文章被举报侵权了,理由是“编造事实,随意污蔑为国家做贡献的科学家,严重损害他人声誉”。

本人承认高福主任是“为国家做过贡献的科学家”(加了一个“过”字),但同时也认为,本文所述的事实,都有确实依据。至于是不是“随意污蔑”,敬请诸君判断。

了解

共读长文,做鹿鸣君的好朋友:《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yxrmfy.com/wdtyzx/1673.s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箱:7217584@qq.com

电报交流群:https://t.me/bobajiaoliu(@bobajiaoliu)

工作时间:全年无休